首頁 文壇藝苑 漣水河畔

那些花兒

2020-09-16 08:54 婁底新聞網 彭希勇

初次見到三姐妹是在2018年3月,天還有點冷,車子開了很長很陡的一段山路后,我來到了汪大哥家里,一棟未經粉刷的兩層樓房,陳舊而狹小。

屋里沒有冰箱、沒有彩電,只放著幾樣十分陳舊的家具,唯一的家電洗衣機也已經壞了好幾年了。走上二樓,臥室里房頂的石灰也早已脫落,露出一片斑駁的墻體。房子不大,汪大哥和三個孩子只能擠在狹小的空間里。

支書把三姐妹叫到我跟前,老大小瑩,14歲,讀初二;老二小林,12歲,讀初一;老三小輝,10歲,讀小學五年級。三姐妹有些膽怯,但對我們的到來并不感到驚奇或興奮。她們手牽著手,身體瘦小而羸弱,穿著不太合身的衣服,面無表情,像三朵霜凍過后的野菊花,在早春料峭的寒意中失去了神采,只是木然地看著我們。幫扶隊員來了一群又一群,似乎并沒有將她們從困境中解救出來。

4月8日我收到了小瑩寄來的第一封信。她說家里情況不太好,父親因為采礦而受傷殘疾,行走困難;母親則在小妹兩歲時就離家出走,家務只能由小瑩承擔,她的心理和身體的壓力都很大,導致學習基礎沒有打好。她說她理想的目標是讀高中、上大學,但更現實的目標是初中畢業后讀一所中專,早點參加工作,減輕家庭負擔。同時她也在信中直言她最大的愿望是擺脫經濟拮據、生活窘迫的困境,讓三姐妹能夠安安心心讀書??赐晷藕?,我心里很難受,一個十四歲的小女孩,本應在父母懷里撒嬌,但是生活卻逼著她過早地成熟起來。

我一定要讓這些花兒燦爛的綻放,我對自己說。

我給三姐妹寫了一封信,告訴她們首先一定要自信,貧窮并不是你們的錯,也不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。沒有金錢,但你們還擁有健康的身體和大家的關心;其次要認真學習,這樣才能夠把握通過知識改變命運的機會;最后告誡她們務必要鍛煉好身體,只有擁有健康的身體,才能更好的學習和生活。

4月14日,我再次來到九龍村,讓麗凱同志帶著三姐妹去縣城,給每個孩子都買了一身運動服,一雙鞋子,以及一些女孩子的用品?;貋砗笪液痛虬缫恍碌娜忝靡黄鹫樟艘粡堈掌?。盡管她們仍然沒有笑容,但神情中還是流露出了一些滿足和喜悅,像迎著朝陽漸漸展開花瓣的迎春花。事后聽麗凱說,這是三姐妹第一次去縣城,盡管縣城和九龍村的車程不到10公里。

后來我逐漸根據他們的家庭情況為他們添購了洗衣機,冰箱,平常購買一些學習用品和牛奶給她們,并通過申請危房改造,對她們的房子進行了維修。

不久,三姐妹和我的交流和信件來往也多了起來。9月9日,是我很開心的日子。這一天,我收到了三姐妹的來信。信里對我的稱呼雖然是叔叔,但落款是您女兒,我一下子多了三個女兒。小瑩還在信中說,以前,我們只能看著別人家有的,自己想都不敢想;現在,我們想要的生活都可以有,我們有了從未有過的生活。她還在信中表示,一定會好好學習,不辜負我的期望。

2019年7月中旬,我接到小瑩的一條短信,說她準備外出打工,并強調這是她自己的決定。她中考考的并不好,只有700多分。我原來建議她去讀中?;蚣夹?,現在突生變化,于是我急忙回信告訴她不要去打工,一定要繼續學習。

第二天,我又喊上一個還算有實力的朋友一起趕到小瑩家里。汪大哥耷拉著頭,默不作聲,小瑩也不說話。小瑩的伯伯告訴我,盡管國家的政策好,有補助,但每個月幾百塊錢的生活費和雜費還是要的。三年下來,這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,并且你們很快就要結束在這里的幫扶,但家里還有兩個妹妹也要讀書,她又是老大,只能做點犧牲。我說你們當家做主的怎么這么糊涂,她才十五歲,個子也這么瘦小,現在去打工會毀了她的,就算你們同意我也不能同意。我說我把我的朋友也請過來了,不管我在不在九龍幫扶,我保證小瑩在學校里的開支不花家里一分錢,兩個妹妹如果能讀書,也保證她們能讀得起書。

在技師學院的關心下,小瑩最后順利入讀。報到那天,我讓扶貧隊長帶著從未出過遠門的小瑩從村里多次轉車后到達學校,我也鼓勵她要多參加班級和學校里的活動,要和同學們打成一片。

十月份,我和朋友到技師學院看望小瑩,小姑娘穿著校服,一臉興奮地跑過來,大大方方的叫了聲叔叔好。

那時候,我覺得小姑娘就像一朵肆意綻放的向日葵,燦爛、陽光。(為保護未成年人,文中姐妹均用化名)

責任編輯:廖清泉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排列五app下载